資料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中新網11月26日電 香港《文彙報》近日日發表文章稱,日本上周宣佈解散眾議院,對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而言,不僅是為了化解當前政治癱瘓的危機,更為經濟等各方面打造了改革的序幕。但日本央行能否在2016年及2017年維持量化及質化寬鬆(QQE)支持,以落實通脹調控及經濟改革則依然未明,而安倍亦非常可能在改革中途因為各政治及經濟責任而被拉下馬。
  文章摘編如下:
  將在今年12月舉行的日本國會大選,市場多預計安倍將能成功重組內閣。雖然安倍內閣的支持率自2013年底至今一直下跌,但因為反對黨的勢力單薄,對安倍內閣的威脅不大。
  若安倍內閣在12月真的在選舉中落敗,那麼“安倍經濟學”進行曲將曲終人散,在再無後續的寬鬆政策支持下,或會日本就會重回8年前的通縮情況,日經平均指數跌回11000點,後續之事亦無可估量;若一如市場所料,這大半年將會是安倍在政治舞臺上鞏固勢力的黃金時期,2014年底的國會大選及2015年中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將是建立安倍經濟學中第二及第三枝箭的基石。
  安倍的三枝箭策略當中,必須要有量化寬鬆的支持下才可以緩衝通脹及經濟改革的負面影響,但最近一次的擴大量化及質化寬鬆(QQE)推出之後,第二及第三枝箭的政策卻因為安倍內閣的政冶因素成為只聞樓梯響的選舉口號。而推遲增值稅的措施,更反映出政府及央行兩方在實行經濟改革的不協調,因為日央行釋出的資金無法流到安倍目標的經濟範疇上,QQE只得變成投資的熱錢。
  未來安倍內閣應能在政治上維持主導角色,日本央行能否在2016年及2017年維持QQE支持,以落實通脹調控及經濟改革則依然未明。就在上月日央行作出擴大寬鬆措施進行投票時,投票結果為5票贊成比4票反對,反映出日央行在進一步操作QQE的內部分歧亦見嚴重。
  若無持續及海量的資金作為緩衝,那幺改革民生、福利、農業補貼、稅制等方針將會對市民及各行業造成直接衝擊,例子就如去年歐洲在受緊縮政策壓力下,失業率高企 (在2014年7月高達26.4%),令民怨四起,歐盟的改革亦因此變得寸步難行。
  日本的社會體制在人均生產力勞動人口的流動性上 (安倍政府亦是) 根本不能承受這個衝擊,故可以預計安倍的內閣在國會大選勝出後的短期內將會先以農業補貼、推遲增加稅項等措施籠絡民心,經濟改革的時間表也許要再度推遲。
  安倍經濟學的終點,除了是成功改革日本經濟前景外,大量的國債亦會成為經濟增長下隨之而來的災難。現時日央行的通脹增長目標為2%,而債務占全年GDP 的250%,若以這些數值去估計,若經濟復甦,光是國債的利息就等於全年GDP的5%。
  日本財政赤字已如無底深潭,除非日央行把所有資產都購回,不然的話這個債務泡沫在日本經濟增長下將會誘發日本經濟危機。如此看來,安倍政府相信並無太大可能可以走完三枝箭的改革進程,而安倍亦非常可能在改革中途因為各政治及經濟責任而被拉下馬,但作為日本徹底改革的先驅,日本現時算是踏上一條荊棘滿途的出路。(黎智凱)  (原標題:港媒:安倍經濟學前途未卜 或中途“落馬”)
創作者介紹

eterntiy

jf32jfor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